這買屋個春節,樂清女生林子怡的收穫特別多
  15歲溫州高一女生年初一登上非洲裝潢最高峰
  她是乞力馬扎羅山中國抗癌食物有哪些登頂者中年齡最小的女性
  夢想征服七大洲最高峰,關鍵字排名徒步抵達南北極點
  □通訊員 劉榮燕 洗碗機本報記者 高逸平
  “在那前面聳立著乞力馬扎羅山,它的山頂像整個世界一樣廣闊、雄偉、挺拔,白得那樣難以置信。”這是海明威眼中的乞力馬扎羅山。
  溫州樂清中學女教師林鬱泉和她15歲的女兒林子怡,亦是被這吸引。
  大年初一,馬年首日,她們成功登頂乞力馬扎羅山。而子怡,是中國登頂者中年齡最小的女性。每年,登乞峰的人有一兩萬,可成功登頂的只有百分之三四十。
  4天里,她們感受了50℃的溫差,從熱帶到極寒;她們穿越了熱帶雨林、草原、高山草甸和沙漠。
  她們,還要登頂其他六大洲的最高峰,還想徒步至南北兩極極點。她們,要征服極限探險。
  出發:向非洲屋脊前進
  乞力馬扎羅山位於坦桑尼亞和肯尼亞交界處,主峰是座死火山,被冰川包裹。
  現實中的她,遠比地理課本上“非洲最高峰”這樣冰冷的字眼,要有趣得多。春節前夕,林鬱泉與女兒子怡向非洲屋脊出發。一路同行的,還有另一對母子。
  登頂乞力馬扎羅山共有6條路線可選,各自的難度與風景不同。最終,林鬱泉選擇了Marangu線(馬蘭谷線,俗稱可樂線),從坦桑尼亞境內的一側登頂後,原路返回。這是一條最常規也最受游客喜愛的登頂路線。
  每天能住小棚屋,能買到礦泉水、蘇打水、啤酒和巧克力,還可以和公園管理處無線通訊。最棒的是,每個駐扎營地還有絕佳的拍照景點。
  當然,費用不菲,每人得花1960美元,小費另計。4人登山團配了嚮導、副嚮導、廚師各一名,以及12名背夫(每名背夫背的重量規定不超20公斤)。
  “乞峰的登山管理服務體系很成熟,乞峰登山是坦桑尼亞重要的旅游產業,國家辦有嚮導培訓學校,當地青年只要交納學費後就能入校就讀。”林鬱泉介紹,半年之內,這些青年要系統地學習高山嚮導、救援和熱帶草原動植物等知識,合格之後,才能畢業;即便畢業,也只能先從背夫做起。
  堅持:三天穿越三個自然帶
  乞力馬扎羅山,穿越多個自然帶,一路都是風景。上山3天半,下山1天。頭三天,基本徒步,每天七小時的行走。
  最艱難的一段路,恰是登頂的最後一段路。陡峭的上坡,征服垂直1000餘米的山峰。不少人,在這裡放棄折返。而此時,需要的不是突破身體極限,而是心理極限。
  1月28日,林鬱泉一行四人在乞力馬扎羅峰腳下的莫西鎮出發。當時氣溫為30°C,穿著短袖。
  第一天,穿越非洲熱帶雨林。對於這片廣域茂密的森林,子怡特彆著迷。紅色土壤之上,盤繞著錯節樹根。樹,高大的即便抬頭都望不穿;天,被層疊相依的樹葉遮蔽;陽光透過葉隙灑下來,斑駁了一地;蜿蜒而過的溪水,潺潺的聲響沁人心脾。“行走在這樣的林間小路,特別舒適。”子怡拿起鏡頭,拍個不停。
  第二天,穿越低矮的灌木、成片的草原。天地豁然開朗,藍天白雲自在頭頂。子怡看到了課本中的麵包樹、教材中沒有的球狀樹。每次,她都會興奮地挨上去合影。
  第三天,走過野花綻放的草甸、黃土覆地的沙漠。可是,雪,一丁點都沒有,除了近在眼前的山峰之上。
  此時,她們已走到海拔4750米,漫步雲端。傍晚6點,4人都出現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:頭痛、噁心,不想吃東西。林鬱泉的朋友及其兒子,放棄繼續登頂。
  衝刺:馬年第一天成功登頂
  當晚11點半,林鬱泉和子怡再出發,衝刺登頂。為了在雪山之上,迎接新年第一縷陽光。
  可通頂之路,陡峭異常,走在滿是火山灰與火山岩碎石上,每一次抬腳都是一次挑戰。
  早上6點,赤道之上的太陽,從雲海之中,噴涌而出。山峰,一切萬物,被一點點地照亮。
  這裡,是海拔5686米的吉爾曼高地,是乞力馬扎羅山的小高點。攀登至此,可拿到一本小登頂的證書。主峰烏呼魯峰,遙遙在望。
  可是,她們的高原反應更厲害了,腳根本不聽使喚。嚮導見狀,一再問她們要不要繼續登頂。她們,也一度猶豫想放棄。
  但想到是大年初一,想博個好兆頭——步步高,再來一次不易,她們咬了咬牙,繼續艱難沖頂。
  馬年初一9點,她們成功沖頂。“死火山,是這樣的安靜。火山口裡,覆蓋著冰川。可以想見蓬勃而出時的樣子。”
  夢想:征服七大洲最高峰
  其實,2年前,子怡13歲那年,就已征服過生命中第一座雪山——海拔6178米的青海昆侖山玉珠峰。那年,她讀初三。之後,她又登頂了海拔7500米的新疆慕士塔格峰。
  子怡,是這兩座雪山年齡最小的征服者。現在,她與媽媽林鬱泉一樣,已是國家健將級登山運動員。
  與別人被禁錮在培訓班不同,每年寒暑假,林鬱泉都會帶著子怡去看外面的世界。結果是,子怡的成績,非常棒。高一上學期期末溫州聯考,她的成績是全校第一,溫州市第二。
  登頂雪山,是件孤獨的事,走在沒有人煙的冰天雪地,體力與心力被一點點地消蝕。在騎虎難下之時,是向前還是折返?
  但這些,都被韌性十足的子怡踩在腳下。雪山歸來的她,不再浮躁、耐得住寂寞、沉得住氣,即便在成績下滑之時。“這就像爬雪山途中,會有放棄的念頭。但我會對自己說,人生沒有極限,一定可以走下去。”
  “現在,我有一個夢想,希望女兒能實現‘7+2’。”林鬱泉說。7,就是攀登七大洲最高峰;2,是徒步到達南北兩極點的極限探險活動。這9個點,代表地球上各個坐標系的極點,是全部極限點的概念,也代表著極限探險的最高境界。
  (原標題:15歲溫州高一女生年初一登上非洲最高峰)
創作者介紹

多哈

vyhyjfbwbyjl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